19世纪的科学论和现象学的基本发现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9-07-20

  从年代学意义上讲,19世纪起于18世纪的最后之年,终于20世纪开始的第一天,它属于历史学时间中的某个具体的“之间”。历史学意义上的历史与年代是历史学这门科学的“事质领域”得以标画并保持的基本要件。

  在某种意义上说19世纪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将历史归置于历史学的“架座”之上,即历史的意义只有依靠唯一的历史学方能得到澄清。然而这里的“某种意义”是何种意义呢?持有异议的观点大可从19世纪上半期聚集起来的德国观念论的群山之中拣选一个峰顶来做出关于世界历史的思辨,以反驳我们上面所陈说的19世纪历史观。

  19世纪的真正风格是什么样子的?伽达默尔在作于1962年的文章《20世纪的哲学基础》中做了一个导源于“真正历史的观点”的决断“:从一种真正历史的观点看,20世纪当然不是指一个按年代顺序定义的时代,即从1900到2000年这么一个时代。正如19世纪事实上是以歌德和黑格尔的去世为起点而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为终点,20世纪则是作为世界大战的时代而开始的。”

  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19世纪的终结事件“,把19世纪牢牢地归入过去的范围之中”,是因为世界一战带着它特有的现代性特征终结了19世纪资产阶级所抱有的美好信仰。这种信仰不独属于资产阶级,它同时也被工人阶级分享。

  这种信仰将技术进步同“对有保证的自由、至善至美的文明的满怀信心的期待统一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讲,19世纪的风格是科学的(后面我们会把它深化为“科学论的”)、乐观的、进步主义的。如此描述的19世纪风格让人回想到曾站在卢梭批评过的位置上的那个时代。另一方面,何以19世纪的开端要以歌德和黑格尔的去世为起点?歌德与黑格尔是德国精神的两大高峰,在他们之下聚集涌动着整个在当时占主流地位的浪漫主义和观念论哲学。

  虽然说歌德的精神世界与黑格尔的精神世界存在着一些不可通约的差异,但面对19世纪科学论的反对姿态,两者则站在了同一条地平线上。他们的身份通过“浪漫主义的”“形而上学的”“思辨的”“唯心的”等词语得以标画出来,并在科学论的激越声讨和继之而来的遗忘中持续的现身和在场。以黑格尔为例,一般认为黑格尔主义是形而上学的,19世纪的风格则是反形而上学的;黑格尔主义是唯心主义的,19世纪的风格则是唯物主义的;最后,黑格尔主义是思辨的,19世纪的风格则是实证的。这里的实证当然首先指法国和英国分别以奥古斯特·孔德与约翰·密尔为代表的实证主义哲学、社会学、逻辑学等思想,在更加广泛的意义上讲,实证主义指的是在当时所有科学学科中流行并取得支配地位的意识形态“,实证主义不仅被理解成了具体研究的指南,而且还被理解成了关于一般认识和一般文化的理论。”

  在对19世纪的科学论特征进行说明之前,我们还可以从胡塞尔的现象学劳作中对19世纪的实证主义色彩得到进一步的概观。胡塞尔的主要着作在年代学意义上属于20世纪,但就胡塞尔本人及其着作的精神风格而言,它毫无疑问的是前20世纪的,是近代的。就其公开出版的着作看,其中某些主要的思想关涉在19世纪均能找到鲜明的否定性呼应。1900年的作为“现象学开山之作”的《逻辑研究》,其第一卷主要是以当时流行的心理主义为批判对象的。

  而当时的心理主义早在19世纪发展起来的作为科学的心理学那里即有其根源。1911年的文章《作为严格科学的哲学》,则主要是批判在19世纪复活的改头换面的18世纪的自然主义,在19世纪,“随着精密科学的进步,黑格尔派导致了许多反动,作为这些反动的结果之一的是18世纪的自然主义获得了一种压倒一切的动力,由于其怀疑论否证了一切绝对观念性与客观性,它就广泛的支配了其后的几十年中的世界观和哲学。”

  1913年的《纯粹现象学和现象学哲学的观念》第一卷发表,在这部着作中胡塞尔集中阐发了作为现象学根本原则的“直接被给与性”原则:“每一种直接的直观都形成知识的正当来源;任何通过直接直观向我们呈现自己的东西,可以说在其真正现实性上应当简单地被当做它自身呈现的东西,而且仅仅在它自我呈现的限度内被接受。”胡塞尔对这一原则的讨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休谟的古典经验主义及其现代变种。然而本质不同的是,胡塞尔的“直接被给与性”在一开始就强调直接所予的一般本质、共相,而不是像经验主义所认为的那样经验的所予只能所予经验而非本质。这可以看作他对经验主义的批判。

  胡塞尔现象学所批判的心理主义、自然主义、经验主义以及客观主义(比如在先验还原那里),可以概括在广义的实证主义名下。现在我们可以进一步的说,19世纪的风格是实证的,实证主义的。所谓19世纪的科学论的促逼,实质就是实证主义的促逼。在这一转渡过程中,有些特殊的细节需要具体地阐明。在《时间概念史导论》中海德格尔写道:“由这一变革,我们将可以理解:在19世纪后半叶,人们以怎样的方式重又尝试让科学的哲学获得一种自身独具的权利。这一尝试是在这种趋向中进行的:首先,让各具体的专门科学获得其独立的权利,与此同时又给相对于这些专门科学的哲学确保一个特有的领地。由此趋向出发,导向了一种带有科学论、科学的逻辑学这种本质特征的哲学。而这个特征就成了19世纪后半叶哲学革新的标识。”在这里,科学论与科学的逻辑学是作为哲学的“本质性特征”出现的,而哲学在这里指的就是19世纪后半叶的哲学。哲学所获得的科学论、科学的逻辑学这种特征之成为“本质性”的,要靠19世纪这一限制条件的在场。并且,哲学作为带有科学论性质的哲学,是“重又尝试”的结果,这种重又尝试的本来目的是让“科学的哲学获得一种自身独具的权利”。

  在该书第一章第四节论述新康德主义学派的部分,海德格尔写道“:在维护具体科学自身权利的同时,确立哲学本身的独立任务。这一科学论的课题唤醒了人们对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的回忆”,在这里科学论不再作为哲学的一种属性出现,而是成为使哲学确立自我意识的课题。科学的哲学是哲学自其从反智者运动中产生以后一直保有至今的普遍冲动,“哲学从最早开始就要成为严格的科学。不仅如此,它还要求成为能够满足最高的理论需求,并且能够使得从伦理—宗教的观点来看是受纯粹理性的规范规整的生活成为可能的科学。这一主张时而强时而弱地被强调,但是从来没有被放弃,甚至在对于纯粹理论的兴趣与能力处于萎缩的危险时代,或者在宗教压力限制理论探讨自由的时代,人们也未曾放弃过这种主张。”

  这一冲动在19世纪获得了它的新的定在身份,即科学论的哲学,科学的哲学转变成了科学式的哲学,哲学在19世纪自识为科学式的是因为:首先,哲学通过追问科学本身的结构而赢得了自己的课题,并获得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研究方法。其次,它欲求一种作为基础科学的心理学和意识科学来为所有知识学奠立基础。

  前一种情况指涉新康德主义,后一种情况涉及胡塞尔大力批判的心理主义。新康德主义的科学论“成了一种完全处在康德眼界中的有关认识之结构的研究,成为了一种在关于意识的科学意义上的对认识的诸构成环节的清理……意识成了认识论的课题。”而心理主义同样必然地将心理与意识活动作为其科学考察的对象。由此可以见出,19世纪科学式的哲学、科学论的所有思潮在世纪末都聚集在了“意识”的山脉之下(海德格尔将这视为笛卡尔幽灵在19世纪欧洲的游荡)。对意识进行科学式的(运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探索,这本身就是广义实证主义的风格和促逼。

  二、现象学:由“科学式哲学”回到“科学的哲学”

  根据上面的分析梳理,所谓“科学式哲学”指的乃是19世纪哲学的定在身份和本质特征,而这在根本上即是哲学的实证化、实证主义化。这是哲学的“严格科学”的冲动在19世纪特有的但并不成功的变式。这一同样的冲动曾支配了希腊鼎盛时期的哲学活动、近代的笛卡尔主义,并在康德的批判哲学中“以坚强的活力更新了自己”,但这一激情在康德以后的浪漫主义哲学那里遭到了扭曲,因为整个浪漫主义哲学“活动在要么削弱那种朝向严格的科学哲学的冲动,要么给这种冲动掺假的年代中”。

  胡塞尔的任务就是批评并解构19世纪科学式哲学的“朴素的”“自明性”,还原出最高的明见性来重建作为严格科学的哲学。这一工作的实施,在《作为严格科学的哲学》一书中首先是从对自然主义的批判和清理入手的。接下来本文将十分简要地概述胡塞尔在此书第一部分“自然主义哲学”中所做的自然主义批判。

  胡塞尔所批判的自然主义,首先指他那个时代(20世纪初)的自然主义,然而20世纪初的自然主义其实就是19世纪的自然主义,而19世纪的自然主义同时是18世纪自然主义的变种,这一变种是随着精密科学对浪漫哲学尤其是黑格尔主义的反动和胜利而复活的。作为自然科学对哲学促逼的结果,自然主义是“作为人们发现自然之后的结果的一种现象,这个自然指的是被考虑为服从精密的自然法则的时间—空间存在的统一体的自然”。自然主义观审下的自然不再是“冥顽的理智”,更不是荷尔德林及后来的海德格尔所谓的存在的活生生的涌现,这里的自然只以实证的方式到场,而实证的方式,正如海德格尔所说,首先在特别限定了的实在性(Realilat)意义上得到理解,即实在性就是可计数性、可衡量性和可测定性。胡塞尔在某处将之称为或者是以康德为基础的自然主义化了的实证主义,或者是休谟的古典经验主义。如此理解的自然主义其根本特征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一是将意识自然化,即将纯粹意识经验化、心理学化,二是将绝对观念性自然化,用《逻辑研究》中的术语说就是将逻辑内容判断活动化、心理主义化。自然主义的这两个基本特征其实是盛行于19世纪后半期的并不陌生的“还原热”的一个突出表现。从19世纪中叶开始,“还原热”就开始盛行起来,它带领人们从高山上和巨人的肩膀上走下来,“满足已有的世界”,而已有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世界啊———按萨弗兰斯基的隐喻:已有的世界无非是分子风暴和能量转换的世界,是德谟克利特的原子统治的世界,这个世界排除了阿那克萨戈拉的努斯。一句话,这是个侏儒的世界。

Copyright@2000-2030 职称qq全自动抢红包神器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qq全自动抢红包神器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选择,qq全自动抢红包神器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