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丁与普罗提诺有关时间的讨论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2-13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第十一卷第13节到第30节讨论的时间问题,也是现代哲学家们讨论得最多,通常也是独立发展得最多的文本,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奥古斯丁与普罗提诺有关时间讨论的qq全自动抢红包神器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时间观念构成西方思想史的重要主题,柏格森、胡塞尔和海德格尔都对时间有过专门的讨论,且都采用记忆的视角进行描述,柏格森还承认他的时间观念直接受惠于奥古斯丁。以记忆为基础探讨时间的,都会追溯至奥古斯丁。若再向上追溯,可能还与新柏拉图主义思想家普罗提诺有关。在这个意义上,现代思想所谓的时间问题主要与新柏拉图主义相关。

  古典时期的希腊思想家甚少专门讨论时间。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和斯多亚学派的论述都不典型,只是从普罗提诺开始,时间才被作为专门的主题进行过相当充分的讨论。普罗提诺以记忆和意识为角度论述了时间的内涵,而奥古斯丁则深受普罗提诺的影响,《忏悔录》第十一卷有关时间问题的细致严格的阐释,也始终与内在意识交织关联。两人都注意讨论时间的主体特性。如果对时间的探讨,无法越过奥古斯丁,也不能够无视普罗提诺的影响。

  然而学者们研究古代的时间观念时,大多重视奥古斯丁却忽视普罗提诺,以致于不能准确地估计奥古斯丁的时间观何以与西方思想如此紧密地关联,也不能够足够清楚地说明由古典向着现代转变过程中思想运动的特质。普罗提诺关于时间的讨论既是在批评古典,同时又拒绝放弃古典的框架。奥古斯丁有关时间的讨论直接源于普罗提诺,以普罗提诺对古典的批评为着眼点却反叛古典,离开古典,完成了普罗提诺所不愿看到的转变,成为现代时间意识的开端。同是柏拉图主义者的普罗提诺和奥古斯丁却以不同的方式走出了时间的思想路径,普罗提诺从批评亚里士多德、伊壁鸠鲁学派和斯多亚学派的时间观中扞卫了柏拉图的“古典”,奥古斯丁却接着普罗提诺的批评把柏拉图的古典推向“现代”,终结了古典希腊哲学的框架。

  一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第十一卷第13节到第30节讨论的时间问题,也是现代哲学家们讨论得最多,通常也是独立发展得最多的文本。这18节讨论了两个问题:(1)什么是时间?(2)如何度量时间?奥古斯丁批评了时间是运动或者物体运动的观点,也批评所谓时间是以物体运动为尺度对物体度量的观点。他论述说时间乃是思想或者记忆的伸展,是一种内在意识,在时间与意识(记忆)之间建立起严谨的关系,确立时间的主体属性。

  然而少有学者注意到《忏悔录》这18节与普罗提诺《九章集》第七卷第三章“论永恒和时间”的关系。学者们普遍认为奥古斯丁有过一个新柏拉图主义的时期,当时的米兰和罗马确实存在一个所谓的柏拉图主义圈子。奥古斯丁皈信时的施洗者安布罗斯是一个柏拉图主义者;《忏悔录》第七卷第20节和第八卷第2节都提到他读过柏拉图派的着作,而依据奥古斯丁所概述的柏拉图派的思想尤其是灵魂上升学说(第七卷第17节)都明显指向普罗提诺的观点;《忏悔录》第八卷第2节提到奥古斯丁所敬仰的维克托利努斯正是《九章集》的拉丁文译者,奥古斯丁说他读过维氏所译的一些着作;而罗马又是普罗提诺传播学说的所在。此外《忏悔录》第九卷第10节的欧斯提亚异象与《九章集》第五卷第2节的灵魂的出神状态极为相似,《忏悔录》第十卷第4节和第8节都用普罗提诺的灵魂上升理论解释奥古斯丁对天父上帝的记忆的恢复。这些都可以见出普罗提诺与奥古斯丁思想的深切关联。奥古斯丁和普罗提诺共有灵魂上升和恶的论述,关联更深且对后世思想形成更大影响的却是两人所共有的时间论述,也就是《忏悔录》第十一卷与《九章集》第七卷的文本。

  《忏悔录》论到奥古斯丁对时间的困惑不解以及他探索的艰难,“那么时间究竟是什么?没有人问我,我倒清楚,有人问我,我想说明,便茫然不解了。”

  这话几乎直接来自普罗提诺,在“论时间和永恒”的开篇,普罗提诺就说:“永恒和时间……当我们试图集中思考它们,并且可以说想要更深入了解它们时,我们又发现我们的思想陷入了重重困难之中。”

  普罗提诺接着讨论时间,分析了三类时间观念:(1)时间就是运动;(2)时间是被推动的事物;(3)时间属于运动的事物(早期学园派)。

  他又把“时间是运动”的观念分为如下几种:(1)时间是一切运动(某些斯多亚派哲学家);(2)时间是宇宙的运动(芝诺和克律西坡);(3)时间是运动的尺度(亚里士多德和学园派);(4)时间是一般意义上运动的结果(伊壁鸠鲁)。

  《九章集》第三卷接下来的4节(8—11节)都在反驳“时间就是运动”的观点,这也正是《忏悔录》所着力的,奥古斯丁虽然宣称他只从圣经中获得如下教导:物体在时间中运动,但这不等同于时间就是物体的运动,“我听说物体只能在时间之中运动,这是你说的。至于说物体运动即是时间,我没有听见你说过”“所以时间并非物体的运动”,毫无疑问,他的哲学论述与《九章集》存在密切的关系,《忏悔录》师法《九章集》,从批驳时间不是物体的运动开始讨论何谓时间,显然都借用了普罗提诺。

  在批评了历史上的时间观念后,如同《九章集》一样,《忏悔录》给出了时间的定义。普罗提诺认为“……时间就是生命的延伸。这种生命在稳定而均匀的变化中安静地向前推进,并且拥有活动的连续性。”

  而灵魂即是“真人”和“真生命”,时间可以理解为灵魂的延伸,大全的“灵魂运动首先进入时间并产生了时间,与它自己的活动一起拥有时间”并随它伸展。

  由于灵魂的实在是在其所思之中,时间所展示的前后关系正是体现在思的前后关系或者延伸关系之中,“灵魂的活动一个接一个按顺序不断出现,随着活动产生出连续性,从先前存在的思向前推出另一个原先不存在的思。”

  《忏悔录》则几乎是在复述普罗提诺的论述,“我看出时间是一种延伸,”接着说,“我的心灵啊,我是在你里面度量时间。不要否定我的话,事实是如此。也不要在印象的波浪中否定你自己。我再说一次,我是在你里面度量时间。”

  奥古斯丁也认为时间是心灵或者灵魂的延伸,由此引伸为思想或者记忆的延伸,“事物经过时,在你(心灵)里面留下印象,事物过去而印象留着,我是度量现在的印象而不是度量促起印象而已经过去的实体;我度量时间的时候,是在度量印象。”思或者记忆是一种度量印象的活动,时间的本性就是记忆所伸展出来的度量活动。普罗提诺和奥古斯丁共有“时间是内意识”的观念。①一方面奥古斯丁确实师承过普罗提诺,然而另一方面确实也是透过奥古斯丁,时间作为内意识才在西方思想史中起到了框架性的作用,使得新柏拉图主义成为西方思想的活的传统。古典的和希腊化的哲学则以物体运动定义时间,把时间描述为物体运动。从普罗提诺和奥古斯丁开始,时间被描述为一种主体意识,一种思想的延伸,一种内在的方式。在这个意义上,现代的生存论路径所依赖的时间框架源自普罗提诺和奥古斯丁。

  二

  普罗提诺和奥古斯丁虽然共有“时间作为内意识”的哲学框架,却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思想路径。普罗提诺透过有关时间与意识的疏辨是要拯救古典主义,他要在一个基督教的时代复兴古典;奥古斯丁则清楚地看到古典的远去,他的“无可救药”的福音性旨趣更是把古典主义送向了不归之路。自奥古斯丁之后,基督教不再只是与古典主义平行的一个可供选择的框架,从殉道者游斯丁、亚历山大里亚的克莱门、奥利金甚至尼撒的格列高利以来,古典主义的轮廓依然明显,然而奥古斯丁的基督教却成为西方思想的新开端:普罗提诺的古典拯救却成了奥古斯丁所要终结的古典的旅途,奥古斯丁的时间观念正是普罗提诺拯救古典努力的安魂曲。

  普罗提诺认为,时间是灵魂下坠的象征,是灵魂对于自身从上界之外的放逐。时间之于普罗提诺乃是灵魂之恶的开始,正是灵魂的恶促成了时间的源起,灵魂之恶是时间的动力。“但有一种不安宁的活动本性想要控制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并且不满足于现状,决定寻求更多的东西,这种本性开始运动,时间也就随之运动;于是,我们一直向着‘下一步’和‘以后’以及不保持同一、而是不断变化着的事物运动,经历了一次长长的旅行,构造了作为永恒之形像的时间。”

  普罗提诺所谓的“有一种不安宁的活动本性想要控制自己”,是指灵魂受到一种不安宁的活动本性的控制,“不安宁”说明灵魂不愿意生活在“自足”之中,失去了“自足感”。时间正是灵魂失去“自足感”的开始,灵魂着手追求“下一步”和“以后”,“前后”表现了时间的特征。普罗提诺所谓的“前后”不是物理或者空间位移的描述,而是一种精神现象学的分析,是对欲望本性的分析,因为欲望也正是欲望把灵魂拖向长长的时间之旅,拖向不断变化的事物并经历事物的变化。灵魂欲求经历种种变化,而欲望主导了灵魂的旅行。灵魂的时间史正是灵魂的精神史,对时间的分析正是对灵魂的精神史分析。

  普罗提诺虽然认为时间是永恒的形像,却不认为时间与永恒存在交集。“形像”之所谓只是指灵魂创造现象世界时的活动与理智在本体世界的活动相似而已,就两者都是活动而言它们是原型与摹本的关系。

  然而理智在本体世界的活动却不是一种变化活动,不是以追求差异性为目标的活动。既然如此,理智活动就不具有所谓的前后关系,也没有时间的属性。灵魂的活动却不断地向着低处和远处行进,这里,时间显示出欲望的精神史的凌乱状态,它“里面包含的形成原理促使它破土发芽……长到一定程度,就开始不断分裂,它不是在自身里保持统一的整体,而是扩散到自身之外,从而走向越来越弱的扩展。”

  欲望的时间史也是欲望的精神史即是灵魂的不安宁本性,“因为灵魂有一种永不宁静的力量,总是想要把自己在那里看到的传送到另外的地方,它不愿意大全一成不变地呈现在它面前。”

Copyright@2000-2030 职称qq全自动抢红包神器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qq全自动抢红包神器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选择,qq全自动抢红包神器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